辛苦?

今天與一個線上的朋友聊天,和他說我快玩不下去了。

他說,他早就覺得我玩得很辛苦,要是他,早就不想玩了。

我問他,辛苦?

他說,一直都是為了別人,都在幫別人,都沒有想到自己。

看到這裡,愛哭鬼當然就哭了。

很可笑,我想休息的理由,並不是因為覺得自己很辛苦。

我承認比起線上的很多人,我算對人不錯的,但從來不覺得那樣很辛苦。

第二個可笑的,是因為我想休息的種種理由,就是為了自己。

我知道這個世界上,自己不對自己好,要去期望一個對你好的人,根本就像大海撈針一樣。

線上的東西都是虛的,只有某些情感是真的,身外之物,本來就不需計較。

只是啊,就像叮叮說的:「友情跟感情,本來就不是每個人都會當回事的。」

是啊是啊,都快過三十歲生日的人,還這麼認真的當回事,也真是蠢到家了。

就像今天那個朋友說的,像妳這樣的女孩子,真的很少見(恩,少見其實是好聽話,我想他是不好意思直接說我笨)。

我回答他,難怪到現在還是單身。

休息與否,下不了決定。

如果拉遠來看我玩這個的歷史,不玩再回去玩的可能性是99%。

如果再拉遠點,來看我玩線上的歷史,不玩再回去玩的可能性只有25%,就敗在這個,不是好事!

不是好事當然是開玩笑的…應該沒人認真吧@@

回到主題,想休息是為了自己,無法決定卻又是為了別人,這是非常可笑的第三點。

從我畢業換了無數個工作,大家看來都是我為了自己想換就換。

不過我在考慮每個工作的時候,都會想到父母的接受程度,這也是一個很可笑又矛盾的地方,不過沒辦法算到第四點,真可惜 = =

有別於現在找不到工作的窘境,年輕的時候剛好又是學資訊的,工作真的是給你選(當然我沒啥條件多麼挑),而且我對園區又沒有怨念,幸運的可以在學校單位、研究單位工作(因為我覺得這會讓我的公務員父母很安心),同學還問我,為什麼妳老是可以找到不錯的工作?不過,我想同學的感嘆,其實只是因為工作的地方,名字好像很好聽而已吧。雖然工作的內容,的確是蠻不錯的,但我想她也不大清楚…

結果,我真的不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麼?興趣?夢想?我真的沒有這些東西。

沒有這些,覺得,自己蠻奇怪的。

有了,以前我也很想出國的,不過現在覺得自己沒資格了,哈。

現在覺得什麼都無所謂了。

這世界還能相信誰啊?

我覺得我剛看完驚爆內幕…

偏偏我好像是主角之一?

這這這,我好像應該很生氣被騙,可是說真的我驚訝的心情大於氣憤…

搞不懂是我太好騙,還是對方太會演?

恩…網路上他想扮演的角色基本上是他的自由沒錯…

我倒是沒啥氣憤啦…只是真的當他是朋友耶~

雖然覺得這個朋友給我的感覺,不好聊些心裡話。

原來已經預設了距離,這也沒辦法…

不過,這世界,還能相信誰啊?

TWOW Close Beta

疑?有人現在才在貼 CB 的照片嗎 😄

剛在翻電腦的東西,不小心看到的 😛

好多熟悉的人名浮出來,不知道大哥、郁晴、梅、柏拉圖、熊熊…你們都好嗎?

Close Beta 的時候,我也是玩牧師,還笨笨的天賦點神聖,幸虧有朋友們每天晚上一起搞笑,還不覺得單獨練功辛苦。

剛玩的時候,分不清東南西北,搞不懂什麼叫仇恨控制,還被大哥笑「這是那個專業的牧師嗎」…為了被大哥稱讚,我後來可是很努力的(不服輸…)

下面是 2005 年 9 月 Close Beta 的照片…我的髮型真醜…

WoWScrnShot_091505_012304

這張只是…為了紀念左邊那排名字而已…我的照相技術一向很差的…

WoWScrnShot_092605_215041

郁晴是我們裡面第一個 40 級的人,大家努力湊錢,終於看到豹了!

WoWScrnShot_092905_211905

Close Beta 最後一天,各大主城跑來一堆 ?? 的怪…我那時候 32 級,小嫩嫩一個 ..

WoWScrnShot_092905_214423

城裡面的地獄火,一群人死在他的腳下

WoWScrnShot_092905_215528

拖給城裡的樹人 NPC 擋,大家一陣手忙腳亂,幫打幫補血之後,地獄火終於被掛了…

WoWScrnShot_093005_000120

要關機維修了,維修完就是 Open Beta ,關機前大家一起下線 🙂

放棄

昨天退了公會,從 TWOW OB 開始的公會(雖然中間離開了幾個月,後來又回去)。

花了很多心思在公會上,規訂的運作執行、論壇的架設規劃維護、DKP 站台的架設與維護、牧師們的互動。

很早前就倦了。

沒有好朋友,沒辦法支持到現在。

70 級達成,有固定的副本隊友,有 280% 的坐騎,人際關係經營得還 OK ,而且可以玩的時間一大堆,看來沒有理由走的。

我只是,不想看見,喜歡的人,和他喜歡的人,在一起,而已。

很無聊的理由,但我想昨天一大堆人想知道。

走得很突然,算是一時興起。

也不是第一次看見,昨天忽然覺得不想再看見,就清了東西,退了公會,下線去。

他問我「這樣會開心嗎?」

不開心,我毀掉了自己喜歡的東西,為了一個人。

那個人不知道,即使知道也不領情。

第一篇 world of warcraft 的文,或許是最後一篇,對於重練很煩了,除了牧師我不想玩其他的角色,第一隻經營了很久,不是說取代就能取代的。